首页 »

【海外】法国能从恐怖袭击中走出来吗?

2019/9/11 21:43:21

【海外】法国能从恐怖袭击中走出来吗?

令法国政府担心了好几个月的恐怖袭击事件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法国总理曼努埃尔•瓦尔斯于2014年12月刚刚沉重声明,法国“从未面临如此大的恐怖威胁”。

 

谁料就在2015年1月7日,三名武装分子冲进漫画杂志《沙尔利周刊》(原译名《查理周刊》)巴黎总部,射杀了十名记者和两名警察。事发后,法国总统奥朗德迅速赶到现场,确信无疑地将此次袭击定性为:一起“极端暴力”的“恐怖袭击”事件,这也是在法国境内50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恐怖袭击。

 

此次恐怖事件的袭击目标十分明确。《沙尔利周刊》多年来一直秉承言论自由高于政治正确性,不只嘲讽政治,还嘲讽包括天主教及伊斯兰教在内的宗教。

 

在2006年,《沙尔利周刊》就转载了有关调侃先知的漫画。而该漫画最初由丹麦《日德兰邮报》率先发表,一经发出,《日德兰邮报》便遭到了恐怖主义者的威胁。2011年,《沙尔利周刊》计划推出一个名为“沙里亚周刊”的版块,然而,在此版块面市的前一天晚上,《查理周刊》巴黎总部就遭到了燃烧弹袭击。

 

从那以后,该杂志社的办公区域以及《沙尔利周刊》的部分漫画家,开始受到警方保护。然而,这仍然未能阻止多名恐怖分子,手持半自动武器,闯进杂志社,射杀了十名杂志社工作者,其中包括著名漫画家兼杂志社编辑,斯特凡·查布尼尔。那两名遇害警察的其中一位,便是斯特凡·查布尼尔的保镖。此外,杂志社的一位经济学家伯纳德•马里斯,也被当场杀害。

 

随即,法国左翼、右翼的政客们纷纷严厉谴责此次袭击事件。总统奥朗德取消了他之前的一切日程安排,在亲临事发现场后,就国家安全问题召开了紧急内阁会议。

 

中间偏右的反对党领袖、前总统萨科齐,称这次事件是“卑鄙的行径”,是 “对法国民主制度的攻击”。法国穆斯林也对此次事件的恐怖分子表示愤慨。穆斯林温和派的哈桑·查侯麦,是德朗西的一名伊玛目,他宣称:“袭击者的野蛮行径,完全背离了伊斯兰教。”

 

此次袭击事件后,法国已将警戒上调至最高级别。很快,世界的关注点便转向了该事件为何发生,以及怎样发生。恐怖主义对于法国来说并不陌生:二战之后的阿尔及利亚战争及其余波,已让法国遭受了太多;1995年,法国圣米歇尔地铁站的爆炸案,致使8人丧生;1996年又发生一起类似事件,造成两人死亡。

 

据法国政府估计,如今,近千名曾参与“圣战”的法国人现已返回法国或在返回的途中。1月7日的袭击事件显然是精心策划的结果,法国战略研究基金会的弗朗索•瓦埃斯堡称,“和自杀式袭击者不同,这些家伙是经过特殊训练的”,然而,如果他们真的与“伊斯兰国”组织有关,他们就不会那么针对法国对穆斯林的政策,而只会想去证明自身的袭击能力。

 

为遏制“伊斯兰国”组织扩充军备,法国政府去年秋天加强了反恐立法,以便在机场就将嫌犯拘捕并没收其护照。但总理瓦尔斯和内政部长伯纳德•卡泽纳很早就敏锐地意识到,其实在法国内部的圣战主义者,可能会随时发动恐怖袭击。前内政部长、现任总理瓦尔斯也曾多次表示,他担心恐怖袭击会在最近几个月发生。

 

现在法国所面临的困难,已远远不止如何安抚民众恐慌情绪、处理后续事宜、提高应急安全警戒等问题。法国,作为欧洲最大的穆斯林聚集地,拥有约五、六百万穆斯林人口。

 

多年来,法国一直在竭力维持法国非宗教传统与法国穆斯林需求之间的平衡。法国采取了多种方式,重新稳固其非宗教共和政体,例如,通过立法规定,禁止在学校穿戴任何具有宗教象征意义的服饰、物件,如禁止穆斯林妇女佩戴头巾等。

 

法国民众对穆斯林的警惕和担心,有助于马琳•勒庞领导的民粹主义国民阵线的发展。多项民意调查显示,勒庞完全可以在2017年总统大选时进入大选第二轮。

 

1月7日,是法国文学怪才米歇尔•维勒贝克,出版其讽刺穆斯林的一部新小说的日子;也正是这天,恐怖袭击案发生了。在小说中,他虚构出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的情节,一位穆斯林在第二轮击败勒庞,成为了法国总统,而后,在法国强制推行保守的伊斯兰教义和教育。但批评人士谴责该小说是一部散播恐慌情绪的极端右翼小说。

 

在本周三晚上,全法国有大批的民众,为《沙尔利周刊》枪击案的遇难者举行了哀悼活动。在伦敦等他国城市,也有过相似的悼念活,据他国以往的经历可知,法国人民要从这场全国性的悲剧中走出来,需要一段时间。这次事件也将在法国的政治文化上,刻下永久的记号,难以抹去。